中医治疗中风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痹症久治不愈怎么办中风后肢体偏废怎么办2 [复制链接]

1#
我国知名研究白癜风的专家 http://m.39.net/disease/a_5481259.html

导读:今天学习王清任的身痛逐瘀汤和补阳还五汤。

◆◆身痛逐瘀汤◆◆

久痹不愈,治从瘀血,这是王清任在长期临床实践中总结出的独特经验,同时,也是王氏对中医学痹证治疗方法的又一重要补充。

长期以来,有关痹证的病因及证治,历代医家多遵从《内经》、《金匮》及景岳“峻补真阴”之论,从风、寒、湿、热诸因素入手,以祛风、散寒、除湿、清热、养血、滋阴等方法进行治疗,形成了一套较为固定的治疗模式。

从临床治疗结果来看,这些疗法只要使用得当,大多能取得较好疗效。不过,任何事情都不是一成不变的,对疾病的认识与治疗也是如此。

当临床上某些疾病经常规疗法治疗无法取得满意结果时,就必须考虑到是辨证上的疏漏,还是疾病的病情发生了变化。

因此,对待这一类难治性疾患,只有改变常规的思维模式,才能在治疗方法上有所突破。

从《医林改错》原文记载来看,王清任对久治不愈痹证的治疗也经历了一个由失败、反思、探索到最终有所创新的过程。

例如,在“痹证有瘀血说”篇中,王氏指出“明知受风寒,有温热发散药不愈;明知有湿热,用利湿降火药无功;久而肌肉消瘦,议论阴亏,遂用滋阴药,又不效”。

常规治疗方法的失败,并未使王氏感到失望与沮丧,相反,失败的结果更激发了其探求其原因的决心与勇气。

经过细心观察、研究与推论,王氏终于意识到这一类痹证久治不愈的根本原因还在于内有瘀血阻滞经络所致。

身痛逐瘀汤正是王氏基于其“瘀血致痹”说所创制的一首经验方,全方由秦艽、川芎、桃仁、红花、甘草、羌活、没药、当归、灵脂、香附、牛膝、地龙组成,集中体现了王清任以逐瘀通络为法治疗痹证的学术经验。

全方以桃仁、红花共为君药,活血逐瘀,畅通一身气血;五灵脂、没药、当归、川芎、牛膝、地龙、香附共为臣辅,活血行气,化瘀通络,温经止痛;

秦艽、羌活为佐使,祛风、散寒、除湿,通利关节以止疼痛,以除骨节间素有之邪气,从而加强活血逐瘀之品通行经络之力。

全方配伍,逐瘀通络为主,祛风除湿为辅,气血两调,瘀、风、寒、湿四因同治,对久痹入络、气血凝滞所致关节疼痛、变形、屈伸不利等证有较强的治疗作用,临床应用广泛。

有报道用本方治疗过敏性紫癫、风湿性关节炎、类风湿性关节炎、坐骨神经痛及急性腰扭伤等,都取得了满意的疗效。

◆◆补阳还五汤◆◆

补阳还五汤,由黄芪、归尾、赤芍、地龙、川芎、桃仁、红花组成,既是《医林改错》治疗中风瘫痿的首选方剂,也是中医补气活血法的代表方剂。

方中蕴涵的补气活血的治疗原则,对中风证的治疗与康复有着极其重要的指导意义。

普遍认为,王氏之所以以“补阳还五”为方剂冠名,是与其提出的“元气”理论直接相关的。

他形象地将人体的元气比喻为“十分”或“十成”,这“十分”元气分布在人之一身,横向言则左右各有“五分”,纵向言则上下各有“五分”。

在生理情况下,元气充达全身,无处不到,人“手握起步,头转身摇,用行舍藏,全凭此气”。

一旦元气有所亏虚,即可出现人体机能减退的倾向,若元气持续亏虚超过了“五分”的限度,则可导致中风瘫痿之证的发生。

在治疗上,必须及时应用大补元气之法使元气恢复,才可使中风瘫痿之证得以根本扭转。

王氏所用的“五”,是个不确定的量词,是与“十分”的满数相对而论的。因此,所谓“补阳还五”,实际上就是补足人身生理所需要的元气之意,也不是一个确定不变的量。

从补阳还五汤药物组成、配伍关系和药量比例等要素可以看出,本方具有“不在逐瘀以活血,重在补气以活血”的配伍特点。

方中以重剂黄芪为君,大补元气以起痿废;伍以少量活血通经之品如归尾、川芎、桃仁、红花、地龙之类,开通血道,活血通络,以助元气贯行全身。

全方配伍,突出了峻补元气、以气运血的配伍原则,使气足血活,充养全身,对中风后遗症辨属气虚血瘀、络脉不通者具有较高使用价值。

临床报道,本方除治疗各类中风后遗症效果显著外,对小儿麻痹后遗症、肌营养不良症、慢性肾炎及冠心病等诸多病证也能取得较好疗效。

实验研究表明,本方水煎液能降低全血高、低切粘度,降低血浆比粘度,改善微循环,抑制血小板聚集,并有明显抗凝血及抗体内血栓形成作用。

此外,本方还能降低血清胆固醇,消除动脉粥样硬化斑块,对动脉粥样硬化有一定防治作用。

本方对脑血管有显著扩张作用,能持久增加脑血流量,明显降低脑血管阻力,促进自体血肿的吸收,加速损伤脑组织的修复;

可减少实验性脑水肿时脑蛋白及丙二醛含量,增强脑组织超氧化物歧化酶及谷胱甘肽过氧化酶的活性,降低脑含水量,对脑水肿及并发的脑功能紊乱有一定纠正作用。

另有研究表明,本方能抗炎,对抗增殖性炎症和渗出性炎症;同时还能增强免疫功能,增加实验动物胸腺及脾脏重量;

增加碳粒廓清速率和腹腔巨噬细胞的吞噬功能,并能明显增加溶血素含量,这一特点,与强的松等抗炎药物相比有明显优势。

还有人报道说,本方对实验性肾炎有治疗作用,能降低24小时尿蛋白含量,降低血肌酐及尿素氮,通过电镜观察,对肾脏组织学病变也有一定改善作用。

注:本文选摘自《医林改错识要》,温长路、刘玉玮主编,中医古籍出版社出版,年7月。本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